徐州戏马台:追忆项羽的遗踪

徐州戏马台:追忆项羽的遗踪

徐州戏马台:追忆项羽的遗踪

徐州戏马台:追忆项羽的遗踪

来到徐州古城,寻访“第一胜迹”:戏马台——项羽的遗踪,真是我向往久矣!

沿着项王路步行不远,俄而“戏马台”映入眼帘;拾级而上踏进朱墙山门,还有二十三级石阶待君登攀,——“二十三”,一个辉煌的象征,这正是项羽举旗起义的华年。一级、一级……登临“广袤百步”的平台,放眼展望——顿觉景物参差,气象万千。

徐徐步入东院——“楚室生春”,仰首便见将军雕像屹立中庭:伟岸的身躯紧裹铁甲,身披着大氅飘飞临风;铜盔下面是一张年轻的脸庞,气宇轩昂透着几分从容;重瞳的双目向南远眺,是眺望云龙,还是遥远的江东?……

江东,江东,记否当年釜破舟沉,八千血性男儿曾令鬼哭神惊?……然后是北上,北上,直至巨鹿鏖战,摧枯拉朽,终使一个暴虐的王朝奄奄毙命……这一幕幕威武的史诗活剧,在院殿一幅幅壁画上栩栩重映;伫足凝望,仿佛历史交迭闪回;盘桓遥想,犹使人心潮涌腾。

毗邻西院名为“秋风戏马”,秋风萧萧隐喻着江河日下。壁画上“鸿门宴”刀光剑影,放虎归山预示着让鼎汉家……相对的院殿内上书“大幕天垂”,大幕下的“霸王别姬”是汤沐黎的名画;英雄的悲剧如此摄人心魄,历史本身就是“莎士比亚”。

再向西行,是依山而建的百米长廊,廊壁上镌刻有咏(戏马)台的诗章;千百年曾引来多少名士骚客:谢灵运、张籍、苏轼、辛弃疾、文天祥……他们凭吊,他们感喟,他们吟唱,为遗迹胜景,更为失败的项王。默念诗词,观赏书法,令人感怀,引人遐想……乍见池中有一怪石耸立,形似骷髅,又似将军头像,它正对“生当做人杰,死亦为鬼雄”(李清照)诗句,可谓是巧妙呼应,使人叹赏。

出了追胜轩沿着山石攀登,抬头便见“风云阁”六角碑亭,碑上“戏马台”是万历时的书迹,亭檐上嵌刻着“从此风云”……遥想两千两百一十年之前,一位二十六岁的将军在此登临,身着盔甲益显其英姿勃发,极目望尽这九郡之都的彭城。近处营台——满目是楚旗飞舞,俯观山下——烟尘里万马奔腾。将士们忽尔举觞纵情欢呼,酒酣中将军高高擎起了雄鼎……这一切如云烟早已散尽,眼前不见战旗猎猎,也不闻军马嘶鸣。然而恍惚中犹感将军的气息,在山石、在泉池、在苍绿树丛……而且仿佛有一双眼睛在遥遥凝视,凝视着高楼林立的现代彭城;他那重瞳的双目没有一丝肃杀之气,却映出了几分惊讶几分深情……

戏马台被称为历史文化名城徐州的“第一胜迹”,可能在于它是唯一留存在地面之上的遗迹。由于千百年来因黄河改道而无数次遭洪涝淤塞之灾,古彭城尚存的遗物已在今日徐州的12米以下了。如今的戏马台海拔高度近70米,也就是说项羽当年因山而筑的戏马台高为82米,这相当于现在的二十几层高楼;可以想见,在如此高台上,俯视山下万千将士策马练兵,气势会是何等的恢弘和豪迈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旅游攻略网 » 徐州戏马台:追忆项羽的遗踪

赞 (0)